搜尋
  • 拔萃资本

《2020年全球市场投资展望》

拔萃资本近日发布《2020年全球市场投资展望》, 以下为部分内容摘要:


2019年是全球金融市场波动较大的一年,中美贸易摩擦、各央行货币政策、经济基本面、地缘政治等因素主导着投资人的风险偏好,影响着资产价格的起伏波动,并呈现明显的阶段性特征。2020年,若全球经济筑底回升,将有助于增强金融稳定性,但国际政治、贸易冲突等难以预测的负面因素可能增加经济金融动荡风险。


拔萃资本大类资产配置策略



2020年展望


展望2020年,全球经济下行趋势可能在上半年延续,下半年有望筑底。主要基于以下判断: 


一是总体经济增长动力不强。发达国家与新兴市场继续分化,且大型经济体带动作用下降。一方面,大型经济体复苏未有起色,对全球GDP增长贡献率超过50%的美、欧、日、中四大经济体增长动力减弱;另一方面,阿根廷、伊朗、土耳其、委内瑞拉、印度、巴西、墨西哥、俄罗斯等遭遇严重政治冲突或曾面临严峻经济困局的国家有望自历史低位恢复增长,但其面临的内外部环境仍然脆弱,从而限制了增长反弹的空间。因此,即使全球经济在2020年下半年复苏,也是弱复苏,不排除继续下探的可能。


二是全球贸易摩擦未见根本好转。2019年,中美贸易摩擦数次反复,多次打破市场预期。虽然近期中美签署第一阶段协议,但双方还有很多根本性的问题需要解决,其中很多问题也非短期内能解决的。因而谈判依然充满着不确定性,任何一次反复都将影响市场预期,导致市场动荡。更何况,与此同时,美欧、美日、日韩等地区的贸易摩擦仍在持续,全球贸易多边协调机制面临失灵。


三是国际直接投资依然低迷。近年受保护主义影响,全球投资限制措施不断加剧,国际直接投资流量自2016年以来连续三年下降。随着美国税改因素消退、资金回流美国减少,未来发达国家直接投资可能小幅回升,但总体规模仍然低于过去十年平均水平。在全球经济放缓、贸易局势紧张、投资回报率下降的背景下,全球直接投资形势依然不容乐观。


四是全球政策调整空间有限。我们预计,全球主要央行仍将在一段时期内继续采取“低利率+量化宽松”操作。然而,经历一轮非常规货币政策周期后,当前货币政策空间普遍收窄,同时长期低利率支撑宽松金融状况存在代价,不但难以完全抵消周期性因素及贸易摩擦等巨大冲击,也将埋下风险隐患。在此情况下, 加大财政政策成为重要选择。然而,高额的政府债务限制了发达国家的财政政策扩张空间。对于新兴经济体而言,那些国内需求强劲、相对不受贸易冲突负面影响、财政赤字较低的国家,如东盟国家等,将更有能力抵御经济放缓,而印度等“双赤字”(财政赤字和经常项目赤字)国家以及高度依赖大宗商品出口的中东、拉美国家则难以通过财政刺激来应对下行压力。


大类资产配置策略


股票:中性。

美国股市在11月不断冲破高位,创纪录的新高,展望明年,中美贸易最终签署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可能会刺激股票进一步上升,然后进一步推动股票上涨的一个关键因素可能会消失,我们认为美联储已经完成“预防性”降息,而且我们预计美联储不会有继续延长宽松周期的理由。同时,投资者可能会担心明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会对股市带来影响,市场在经过强劲的表现后可能会面对短期的回落。我们认为2020年A股出现大的强劲增长的机会不大,但是宽松的货币政策,降低的宏观尾部风险,可能会对市场情绪有所提升。


债券:中性。

看好亚洲固定收益,尤其是高收益和短久期。看好亚洲固定收益,尤其是中资美元债(高收益地产),因为高于发达市场的收益溢价,以及亚洲地区内的宏观势头日趋稳定。从政策来看,中国当局已经采取防止房地产行业过热,但我们认为这些行动并不是为了压低或限制房地产行业的发展,中国的制造业和私人投资仍然较为疲弱,货币政策可能会继续维持宽松及提供一定的支持。


对冲基金:看涨。

目前全球宏观经济仍然存在不确定,对冲基金可以提供较好的风险回报比、下行保护及多元化投资,可以在市场波动的情况下提供超额回报,我们预计在2020年仍会继续表现良好。


私募股权基金:中性看好。

私募股权投资通常可以获得较公开市场更高的收益,考虑到目前处于经济晚周期,我们更看好以消费新经济、科技创新、健康医疗为主的板块,通常这些板块能穿越不同的市场周期;同时选择私募基金又能避免投资者在市场波动率大的情况下恐慌抛售。


中国货币政策: 2019年货币政策并没有明显放松,货币市场利率下行缓慢。


年内货币政策宽松受到结构性矛盾的制约:一方面,经济下行压力增加、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需要通过放松货币政策来缓解;另一方面,保持M2和社融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匹配、防止资金空转或脱实向虚、房住不炒等原则制约了央行放松货币政策的节奏。


近期央行多次直接引导实体融资成本下降,明年货币政策存在宽松空间。


一方面,在全球经济普遍回落、各国开启降息潮的环境中,中国货币市场利率回落滞后全球,存在明显的货币政策宽松空间;另一方面,中国面对经济延续下行、就业压力增大,导致货币政策或将保持中长期偏宽松的趋势,央行放松货币政策的节奏将有所加快,并且在极端情况下不排除动用基准利率的宏观调控工具。


中资美元债市场:


中资美元投资级债:年初以来利差大幅缩窄,预计后续涨势趋缓。


中资美元投资级债于2019年年初以来利差缩窄了43bps,直线缩窄的趋势在美联储转向鸽派之后有所止步,然而当前利差仍低于过去五年平均水平。尽管近期中资美元投资级债表现优异,但是在总体经济环境不变的情况下,后续价格上涨空间不大。


中资美元高收益债:年中历经市场调整,未来走势将依板块分化。


中资美元高收益债于2019年年初以来收益率缩窄了222bps,年中在市场情绪渐趋谨慎后开始反弹,直至十月才重新止稳向下。目前收益率仍高于过去五年平均,估计接下来仍有缩窄空间。近期中资美元高收益债表现稳定偏好,然而各板块表现分化,高资质的房地产企业仍是市场追逐的标的,而非房地产的部份民企则因再融资风险升高而遭到大量抛售,2020年预计仍是如此走势。


股票市场


2019年是股票的牛市,截至2019年11月底,今年以来标普500指数上涨25.3%,纳斯达克指数上涨30.60%;A股的上证指数上涨15.16%,沪深300指数上涨27.17%;港股恒生指数上涨1.94%。2019年已接近尾声,美股已经走过了10年扩张期,屡屡创下历史新高;我们预期2020年美国经济基本面依然稳健,但货币宽松预期减退,大选、地缘政治等问题将加大市场的波动性,向上势头或将减弱。恒生指数在今年香港的政治动荡局势中,涨幅落后于其他地区,2019年几乎没有上涨;随着局势逐渐稳定,因其具有吸引力的估值水平,恒指有补涨的机会。中国A股明年在中国经济增长下滑的压力下,可能会遇到一些阻碍;但预期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将会为股市带来支撑。


总体来说,我们在2020年依然看好股市配置。但在风险上升、波动增加的预期中,我们保持谨慎的态度,挑选资质高、杠杆低、盈利性好的公司进行投资。地区方面,我们在全球股市中仍偏好香港和美国市场,对欧洲市场保持观望。


以上仅为部分报告内容, 查看完整报告请点击链接阅读原文

30 次瀏覽